五月初爸爸住院時,因工作關係,不能毎天去醫院看爸爸,
所以,都會打電話問看看爸爸的身體情況如何?
在電話中,爸爸跟我提到他有二顆腫瘤已經四公分了,醫生問家屬意見,
是否要做拴塞?
聽爸爸的語氣,他想做拴塞,但是媽媽私底下有去問主治醫生.
如果我目前的爸爸狀況做拴塞的話是否會危險?
醫生說:爸爸現在的腎很不好,如果做拴塞的話很危險.
他之前也有一位病人的狀況跟我爸爸差不多,
結果做完拴塞之後的第三天人就走了,
聽了醫生的說法,我怎麼可能讓爸爸去做拴塞呢?
事後,妹妺有跟我說:她有去問神明,
神明跟妺妺說:其實妳爸爸很想做栓塞.很想跟它賭賭看,是妳們不讓他做.
神明說:妳爸爸的身體越來越不好,
應該說,爸爸想讓自己生命再長久點,所以他也想跟老天爺賭賭看.
我就跟妹妹說:醫生都已經了案例了,
這個賭注太大了,而且勝算很低,我不敢下注,也不敢賭,
如果賭輸了呢?
那我們就没有爸爸了,
我不要.我不想.
其實我心裡有多麼渴望神明可以伸出援手來幫我們,
讓我爸爸可以渡過這一關.
妹妹就說:如果不讓爸爸做拴塞的話,
其實,爸爸現在身體被病魔輒疼,身體反而更難受.
如果拴塞成功的話,那爸爸的身體就會比較快活點.
聽了妹妺的說法,我覺得自己好自私,
我只怕自己會失去爸爸,但確忘了爸爸自己一個人正面對著病魔在抗戰呢.
之後,我也去天公廟求籤,是一支我自己不能接受的籤.
幫我解籤的管理人員說:這籤雖然不好,但是,如果妳爸爸自己想做拴塞的話,
那就讓他去做,尊重病人的想法,
才不會那一天真的不在了,爸爸會怪我們當初為何没讓他做拴塞,
老公也說:為何不讓妳爸爸去賭一賭呢?
大家都怎麼說,想想或許是我太自私了.
於是,跟妹妹們商量了一下.
爸爸這次住院,先住一,二個星期,讓病情比較穩定,
而且腎的數指也比較穩之後,再請醫生安排做拴塞.
我也跟爸爸講了我們的決定,
只是現在的爸爸整個狀況更不好,
我真的好害怕,我輸不起,也賭不起.
老公之前也跟我提過換肝,

對丫.
之前在報上也看過有人換肝救了他的家人.
我就跟老公說:那我也可以去換肝給我爸爸.
老公說;我有在上晚上,肝不好而且年紀也大了,
比較不適合捐肝給妳爸爸,更何況,
妳爸爸還有其它的器官也不好,
像腎,我又想起,人家不是說:人有二顆腎嗎?
如果捐了一顆還剩一顆也可以很健康的生活.
所以,我跟老公說:我想把自己的一顆腎捐給爸爸,
那他的腎如果是好的話,那就可以做拴塞了.
老公又說:不行,妳爸爸現在身體的器官大部份都不行了,
如果動刀下去,會更危險,
那我該怎麼辦?
誰能幫幫我.
自私的我只能老天爺還給我一個健健康康的爸爸.
現在無助的我也只能禱求神明幫幫我,救救我爸爸.



m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korey
  • Korey推
    Korey來報到囉~
    不知道用的還順不順利?
  • 現在只有相本令我頭痛,雖然有按照指示做,但是都失敗.>.<

    meimei 於 2011/05/25 23:49 回覆